诺奖得主席勒:AI改变了投资格局
栏目:品牌新闻 发布时间:2023-10-26
人工智能是一股强大的新力量。9月8日,在外滩大会见解论坛《数字经济时代的财富管理新技术、新生态—2023中国·外滩财富管理行业论坛》上,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朱宁与2013年诺比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展开了一场关于财富管理的讨论。席勒认为,人工智能改变了投资格局。在席勒看来,投资那些目前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真正重要工作的公司是正确的。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警惕高科技股票的定价过高,以及一些

人工智能是一股强大的新力量。

9月8日,在外滩大会见解论坛《数字经济时代的财富管理新技术、新生态—2023中国·外滩财富管理行业论坛》上,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朱宁与2013年诺比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展开了一场关于财富管理的讨论。

席勒认为,人工智能改变了投资格局。在席勒看来,投资那些目前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真正重要工作的公司是正确的。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警惕高科技股票的定价过高,以及一些传统的股票市场的定价过低的问题。

以下为全文速记(碳链价值略有删减与精编)

朱宁: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和席勒教授最近进行的一场对话。大家知道席勒教授对宏观经济学、对行为经济、财富管理和房地产领域都有非常深厚的研究和造诣。

前几天我们进行了一次深度讨论,讨论主要围绕的领域是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和下一步结合技术进步进一步如何推动中国的财富管理的行业进入一个新篇章。在这个大环境下,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个人的思考。

在过去40年时间里,中国的宏观经济取得长远发展,也创造了整个人类经济发展历史上的奇迹。在这个大环境下,整个中国的财富的增长和积累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上升空间。如何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广大居民,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能够如何更好帮助中国投资者更好实现自己的财富保值和增值,是我们每个财富管理行业、机构和个人的一个非常重要任务。

我们看到在中外整个财富管理行业发展过程中,既有类似之处,也有不同之点。在类似方面,随着实体经济发展,随着科技进步,随着金融创新,我们可以给我们的消费者、投资者带来更多投资选择,提供更好的投资服务。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个中国随着过去超高速的经济发展,面临整个财富管理行业,既有独特机会,也有它特别的阶段性挑战。

在整个发展阶段里,我们看到中国投资者意识到了财富管理的重要性,也意识到了专业人士在财富管理行业里提供的重要价值。但与此同时,他们对于整个行业的信任,对于产品的了解,对于金融素养仍然有待提升,这是我们整个行业大家一起可以努力进一步提升和推动的方向。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质量转型,也随着整个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多元化和充实化,我们会发现有越来越多投资者得到了一些基于长期的经济金融学研究的一些建议,但在中国的短期的经济发展历程中,可能未必得到亲身的认证或者信任。所以如何让他对于财富管理行业、金融理论、财富管理的专业人士产生更多信任,这是我们这段时间行业发展的重要背景和任务。

从发展空间来讲,我觉得我们确实在面临进一步的多元化,如何能有更多的国际化资产,有更多不同资产类别,有不同金融技术解决方法。

第二,我们也面临数字化,整个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重大特点和优势在全球领域,就是我们把整个数字化技术和金融业的服务进行了完美结合。如何进一步利用数字化技术更好地了解消费者,更好地了解投资者,更好地帮助投资者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

第三,专业化。我们整个行业的专业化水平在进一步提升。

第四,我们做得非常成功也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就是个性化。每个投资者有不同的社会关注领域和风险偏好,如何更好地满足千人千面的需求?而这个角度我们引入席勒,我们跟他谈的时候更多是听听他从美国视角,对于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真知灼见,我们引入席勒教授。

席勒:中国经济现在更加开放了,这是一件好事。 中国人正在投资于更先进复杂的工具,更多的风险管理视角,这对每个人都有帮助。例如,分散投资原则,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你要分散投资,这就意味着既要在国外投资,也要在国内投资。问题是,大多数人对世界其他地方了解甚少,并对其有种不信任感。因此,我们必须提供金融理财经理的帮助,必须鼓励人们投资更加多元化,并告诉他们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还必须建立一种信任感,让人们相信国际投资是安全的。因此,我认为金融和保险如果应用得当,是解决不平等和部分人口贫困问题的良方。

我不强调中美之间的差异。当我访问中国时,比如我们在上海见面时,我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我不觉得中国是一个如此不同的地方。人们都很友好,我们应该能够合作,为每个人创造更多的财富。因此,中国在过去十年的惊人增长速度确实与其他国家不同,这部分是因为中国投资者对真正进步的热情。中国要做的是继续提高金融市场的复杂程度。现在,多年前的老规则是 60% 投资股票,40% 投资债券,这太简单了。我们现在有更复杂的金融产品,可以真正实现多样化,真正防止不幸的损失。因此,我认为我们美国和中国正处于一个相似阶段,都在采用先进金融技术,同时结合心理学和行为金融学,研究投资中的人类心理。所以,这并不是说,一个是非常传统的投资,一个是行为投资。这并不是说其中一个是对的,另一个是错的。随着金融环境越来越复杂,我们必须考虑来自这两个国家以及世界各地的想法。

朱宁:我们听到席勒教授首先对于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和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给予高度认可。同时,他也分享了自己研究的思路,对于整个下一阶段如何能够利用经济学研究,行为经济学的思路更好地推动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也提出了一些想法。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上次席勒教授来上海时,当时还在推荐他的这本书《金融与好的社会》,特别强调如何能够利用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如何利用技术进步和金融创新更好地服务于投资者。看到过去几年中国走在科技金融、金融科技、数字化转型的全球前列。在这里面不但是我们能够触及到更多投资者,把之前不能享受金融服务的人士包括到金融服务之中。同时能够更准确、迅速地了解到每一个投资者的偏好、方式,包括他投资中的欠缺。

再有,就是像另外一位诺奖得主赛勒教授所讲的,利用助推方式,利用数字化转型,更好帮助投资者提升金融素养,改善投资行为,同时最好能够享受更好的投资收益。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听听席勒桥是如何看待技术和金融的结合,技术是如何能够帮助财富管理行业走到一个新的高度。

席勒: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过去,人们常说自动化是一项令人振奋和重要的技术,但现在,它的发展远不止于此。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人工智能。这是一股强大的新力量,改变了投资的格局。我认为,投资那些目前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真正重要工作的公司是正确的。 然而,我们必须警惕高科技股票的定价过高,以及一些传统的股票市场的定价过低的问题。所以,我想我在观察,因为我们都在观察新技术,我们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理解人工智能的最终影响。我希望看到它发生。我认为,如果我们处理得当,人工智能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让生活更加美好。但它也有随之而来的风险。举个例子,19 世纪初,当人们第一次发明铁路时,与铁路相关的股票出现了繁荣,价格过高,然后在 19 世纪上半叶暴跌。这是为什么?并不是因为铁路行业不好。150 年后的今天,我们仍在使用铁路。这是一个重要的发明。但即使是重要的发明价值也是有限的,不是无限的,人们不应该对此反应过度。

人们对金融的敌意由来已久。人们普遍认为金融会加剧不平等的状况。的确,与普通人相比,专门从事金融业的人更有可能成为亿万富翁。因此,我们必须考虑下一步要采取的措施,以应对人们对技术的担忧,让人们对投资产生兴趣,有一个更稳定的基础,而不是盲目跟风。例如,美国股市的技术热潮与 ChatGPT 有关。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价值并不在于 ChatGPT。它分散在许多不同国家的不同人身上。

朱宁:席勒教授肯定了科学技术进步对全球的经济发展、对于金融行业的发展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他从作为一个对资产价格的过度波动和泡沫有深刻研究的一个学者角度,提示了科技进步在带来和创造巨大机会的同时,也会带来它自身风险,这种风险有可能通过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会得到放大,甚至通过财富管理产品传递到经济和金融中更多的人群。所以,一方面,我们要肯定和利用金融行业推动经济发展的血脉和关键作用,和推动科技进步的不可或缺的支柱地位。

但是另一方面,能够达成更好的平衡,在推进科技进步的时候,能够进一步提升投资者的专业素养,能够对技术进步背后有可能引发或者催生的一些资本市场的波动,或者是投资领域的整个价值的调整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再回到席勒教授在第一部分分享的多元化投资,其实永远是一个老生常谈话题。但是我们如果把整个投资时间拉长,多元化投资可能真的是我们金融领域能够给广大财富管理行业服务的对象,提供的最可靠也是最宝贵的一点建议。

最后一部分,大家也听到席勒教授讲到在全球对于技术进步,对于金融行业发展,从一个社会角度,或者是从一个政治角度,最近有越来越多不同的想法或者不同的声音。我们也看到确实这段时间我们整个对于如何看待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如何看待金融如何能够防范系统性风险有了更多讨论。

作为一名金融学研究者,我一直特别深刻地相信金融的本质是风险,金融的贡献是在于能够更好地识别管理、定价和分散风险。所以一定程度上我们在给客户提供优秀的金融服务产品,另一方面,我们也是通过这种做法能够帮助金融,让金融更好发挥它对于宏观经济、实体经济自身并不可或缺的重要贡献和作用。

在这个话题上,我们也听听席勒教授如何看待风险,如何看待技术进步可能会引发的一些风险,如何看待金融行业财富管理行业能够帮助或者化解这种风险?

席勒:这个问题很有深度。很多人已经看到了风险。但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必须考虑投机泡沫风险。就如我们有一个自由市场,总体上是一件好事,但也可能导致过度投机,最终导致崩溃。那么,在一般情况下,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认为我们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加强投资者教育。很多人对金融市场并不了解。我们很难理解中央银行在做什么,也很难理解股市在任何一天的走势。因此,这是一种平衡,一种很难实现的平衡。我们希望人们热衷于投资,关注新技术,积极思考风险投资。我们只是不想让他们迷茫。他们在这方面需要建议和帮助。对某些人来说,不应该只是凭运气去投资。

朱宁:席勒教授说他们需要建议和帮助,这也恰恰是我们财富管理行业,正如尚主席所讲的,能够给我们客户,给我们投资者提供最宝贵的信息和价值。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席勒教授的分享既强调和肯定了我们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重要性和今后发展的巨大空间,同时也讲到了关于建议、关于顾问、关于专业知识和关于风险管理行业的一些具体思考和分享。

在此,我借这个机会感谢席勒教授,也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参与到我们这么重要的一个论坛,也希望借助大家共同的努力,让我们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壮大!

谢谢大家!